河鳝的脑花

拉郎声优梗钟爱者。大概就是那种想吃粮却没有无奈只好自己产的咸鱼写手。

【千机伞x紫薇软剑】(快来了解一下!)

#一发完(字数:13442)
#取名废日常想不出文的名字
#闭关一周的成果
#受联动启发,声优梗拉郎
#设定为梦间集五剑之境
#耐心忍耐温柔攻x傲娇炸毛缺爱受
#尔康,快回你的片场,这里的不是你的紫薇
#码字不易,还是希望大家能耐心看完,不喜轻喷
#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填完啊

我独自在黑暗之中寻觅
抬眼望去
是无尽的幽暗空虚
我独自在漆黑之中挣扎,几近窒息
在这个孤寂的世界里
没人能够拯救我

1.

千机的第一反应是——这人莫不是流落民间的帝王

银河般倾泻下的长发柔软如娟,眉眼温柔平和。全身紫衣包裹,绣刻着密银蛇纹,垂落着金色冕旒。

细看他的眼睛,却空洞冰冷,锋芒毕露。

似璀璨的紫微星,华丽,傲气。

尽管他的下衣摆沾着猩红的血——那来自于一只刚被他斩杀的巨蟒。

千机亲眼看到,那人为了救巨蟒口下的一个小姑娘伤了手臂。尽管巨蟒已被他碎尸万段,但他小臂上被毒牙咬出的两个小洞却高高肿起,青紫的可怕。

千机向前,想查看他的伤势。

那人看了眼突然出现的千机,似乎读懂了他的意图。

他留下一个冰冷拒绝的眼神,转身离去。

千机只得叹气,送那人救下的小女孩去了安全的地方。

2.

“那是谁?”千机后来跟别人提起这件事。

“紫薇,是个怪人,别去招惹。”旁人都这样告知。

“为何?”

“因为他冷酷残忍。”

“因为他心眼儿小。”

“因为他眼里只有权利。”

“因为他杀过一名义士。”

然而在千机脑海里,紫薇的形象无论怎么构造,都只是那个为了救小女孩儿而受伤的,简单的人。

3.

五剑之境从中心破了,魍魉趁虚而入,整个世界混乱不堪。

紫薇被关押了起来。

五剑之境由独孤求败所创。只有独孤求败的剑才知五重境界究竟如何划分,如何修炼突破。随着独孤求败陷入永眠,此“五剑之境”所保护的平稳世间开始出现裂痕,阴霾笼罩大地。

所有人都把责任推到了紫薇身上。或者换句话说,直接指认他是罪魁祸首。

只因为他曾是独孤求败的佩剑。

当现实混乱不堪时,自私的人们总会推举出一个万恶之源,通过打压排斥他来试图扑灭内心的恐惧,变相的转嫁自己的软弱。

这就是人性,总在欺软怕硬的时格外团结。

紫薇对世间情谊已全无信任。

以前是,现在也是。

不知未来。

4.

千机往地牢里面走。

他不赞同那些人。但他也不是圣父,不会为世间一切打抱不平。

过不了多久,这里也会被魑魅魍魉攻破。

他只是想看这个萍水相逢的人最后一眼,仅因一丝好奇,亦或是愧疚。

但这不能赎罪,反而会心里不好受。

千机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。

阴暗潮湿的地牢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。

是站岗的侍卫?

千机闻到了一股血腥味,来人偏偏倒倒,似乎要栽在地上。

千机的心跳得很快,他希望事情能如他想的那般发展。

他伸手去扶那个黑影。

不料,黑影突然一闪就绕到他身后,紧接着,一根细长冰冷的软剑绕上了他的脖子。

“别动。”

5.

一开始没有人敢拦紫薇,因为他的剑似乎已经扎进了千机的脖子里,千机的衣襟已经染上了一层薄薄的血色。

紫薇软剑内带剧毒,只要他想,便可立刻置人于死地。

在众人眼里,千机像是吓傻了,竟没有反抗或是挣扎。

然而千机却异常的冷静。

他的后背仅仅贴着紫薇的胸膛,血的湿热透过薄薄的衣料渗透进他的心上。紫薇伤得很重,只有因快速跳动的有利心脏还证明他活着。

紫微星光逐渐暗淡。

千机感到刀刃依然冰冷,紫薇并没有放毒。

可能是已经没有内力将刃中的毒释放出来了。

“放我走。”紫薇道。

众人面面相觑。

千机稳稳地站着,与其说是紫薇要挟他,不如说是他支撑起了紫薇的单薄欲坠的身体。

紫薇只剩下了最后一丝活气,若是再不医治,大概是要陨了。

6.

紫薇挟着千机被逼到了悬崖边,崖边刻着三个大字,“断肠崖”。

想必下面,就是令人闻风丧胆的绝境——绝情谷。

千机看见有人拉开了弓。

这个角度开弓,伤到千机是必然的。

人的自私开始膨胀,仅牺牲一人就能成事,这个人又不是自己,那便没什么可犹豫了。

一根冷箭就如意料之中般划空而至。

紫薇拉着千机躲过,但因体力不支终究还是慢了半拍。

冷箭划破了千机的肩膀,溅起了一片血花。

紫薇冷哼一声。

他松开了手,把千机狠狠地往前一推,推得差点正面倒地。

“还给你们,”他嘲讽道,“我替你们羞耻。”

然后他突然笑了,似油灯枯竭时的回光返照,明亮且瘆人。

紫薇向后退了两步,张开双臂,似是要抱住这最后一片湛蓝的天空。

他依旧挺直了脊梁,保持着最后的矜傲,仰面向后倒去。

那断肠崖下,可是万丈深渊。

紫微星划过天空,陨落。

7.

千机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。

在众目睽睽之下,他一个健步冲上悬崖,毫不犹豫的也跳了下去。

他心里唯一的念头是:这么高,紫薇要是掉下去定是活不成。

然后身体的本能就使他不计后果的纵身一跃。

崖边的人都瞠目结舌,觉得紫薇软剑是给千机伞施了什么妖术,才令他如此精神失常。但人群很快都叹惋着散去,没人因为牺牲了一人而痛哭流涕,也没人提议去悬崖下面找一找。

断肠崖从五剑之境存在时就有了。没人知道它到底有多深,它下面有什么。因为人一旦下去,就再也不可能上来。

8.

紫薇醒了。

他发现自己正睡在一个小木屋里,阳光透过木材的缝隙射入房内,投射在床边熏香升起的袅袅青烟上。

空气中还弥漫着新伐的木材特有的清香。

紫薇坚信自己定是死了。

他挣扎着坐起身,发现身上全绕着绷带,一动就疼。

真实的痛感强迫他意识到,自己还活着。

是谁救了他?

门吱呀动了,紫薇遮住眼睛,不让其被突然滚入的阳光刺得太痛。

“醒了?”来人问。

“谁?”

来人往前走了两步,让门外的阳光尽数洒在自己身上。

紫薇微眯着眼,认出了这个人。

“呵,来报复我的?”紫薇冷笑。

然后他不说话了,那一副冰冷的样子写着——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。

“我去山里采了些草药,给你熬了点药汤,快,趁热喝下。”千机缓步走到简陋的床头柜边,将药放下。

紫薇没有动。

“一会儿我再熬点粥送过来。”千机叹了口气,转身离去。

紫薇抽抽鼻子,闻着草药汤里丝丝缕缕的香气。

他不怕被下毒,早在他从毒蟒腹中挣扎着重生时他便百毒不侵。

或者说,他更希望有人能毒死自己。

犹豫片刻,紫薇还是端起药汤,一饮而尽。

站在门外的千机见他喝了药,松了口气。

9.

千机总是按时送药和粥来。

终于有一次,紫薇忍不住开口,漫不经心的问:

“你叫什么?”

“千机。”千机答得自然,似乎等紫薇问他这个问题等了很久。

“怎么找到我的?”

“我和你一同跳了下来。”

“……为何?”

“那,你当时明明可以用我挡箭,为何又要推开我?”千机扯出个无奈的笑容。

紫薇显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。

“我们是怎么活下来的?”

“我们落进了一汪寒泉,被暗流漩涡冲进了泉底的石缝,游出来便是这般景象。”

沉默。

“你还是干脆点,杀了我吧。”紫薇道,“不必摆什么好人架子,最烦你们那一套。”

“我不杀你。”千机道。

“那等我伤好了,你就等着被我杀吧。”紫薇冷笑道。

“嗯,望你快点好,我等着那一天。”

10.

数周过去,紫薇能下床走动。

软剑就挂在床边,伸手就可以拿到。紫薇摘下自己的佩剑,推开屋门向外走去。

分明的色彩刺得紫薇虹膜生痛。天很低,青蓝包住了大地,白云滚落到山坡。翠绿的山坡上点着碎碎白花,夹杂着纷纷点点的红。不远处是一汪小泉,清冽见底。岸那边是片簇拥的桃林,风吹桃花,数百片粉嫩的花瓣翻飞起落,飘飘洒洒,乘着轻盈的风旋转,降下一片花雨。

宛如世外桃源。

千机坐在木屋边的一条长椅上,在保养他的武器。

紫薇悄无声息的潜了过去,伸手一甩就把软剑套上了千机的脖子。

突如其来的熟悉的冰冷并没有吓到千机,他泰然自若的转过头:“别动用内力,你的伤开没好全。”

“杀你足够。”

千机无动于衷。

“想吃烤鱼吗?我去寒泉里抓了两条鱼。既然你能出来走动,说明伤也好了大半,该换换口味了。”

紫薇的眼里杀机不减,喉结却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。

千机欣慰的笑了,转身去生火准备。

紫薇见他无所谓的样子,讪讪收回软剑,坐到长椅上。

鱼烤得很快,辛香很快钻进紫薇的鼻子。

“你哪里来的香料?”

“山里采的,”千机将烤得滋滋冒油的烤鱼递给紫薇,“你要是感兴趣我可以带你去山里走走,那里面什么都有。”

鱼烤得酥脆金黄,上面抹着香料,还撒着几粒翠绿的野葱花。

紫薇觉得涎水直往上冒,张开嘴咬了一大口。

“小心有刺,”千机出言提醒,“好吃吗?”

紫薇没理他。鲜嫩的鱼肉在舌尖滚了一圈后,嘴巴除了吃就失去了别的功能。

看来是很好吃了,千机笑着想。

“你的打扮为何这么奇怪,这种白色的铁皮穿着不累吗?”紫薇啃着鱼突然问。

千机微微一愣,对紫薇的主动搭话感到惊异,但还是很快回答了。

“这是盔甲,大概是……骑士风?”

“???”

“紫薇,我很年轻,来自比你遥远许久的未来。”

“你多大?”

“28”

“那我的年龄大概是你的二十八倍。”紫薇舔了舔嘴角的油,像一只餍足的猫咪眯起了眼,紫色的瞳孔微微收缩,“你怎么会到这个世界?”

“你怎么会到这个世界?”千机反问。

紫薇不耐烦道:“我也不知道我那个主人在想什么。”

“那我就更不知道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和一个同伴一起被卷进来,他叫冰雨,是个话痨。我们一直在寻找回去的办法,后来就走散了。”

“同伴?”紫薇冷笑一声,似乎对这两个字颇有微词。

“同伴。”千机沉稳的念道,“一起并肩作战时,可以把后背放心的给对方。”

“那种人根本不存在。”紫薇站起身,“我吃饱了。”

“你可以选择回去休息,或是一会儿和我去山里采草药。”千机道。

紫薇转身进了木屋,头也不回。

千机叹了口气。

11.

每天到了饭点,紫薇都会走出小木屋,在长椅上与千机共进餐食。其余时间,则都呆在木屋里,不知在做什么。

千机一开始担心他倔强的绝食,后来发现紫薇并没有这种打算,反而欣然接受了千机做的食物。

千机觉得只有两种可能:要么是千机做的饭太好吃,要么,就是紫薇完全放弃了抗争的欲望,终有一天会心死早于身死。

千机越希望是前者,却越觉得现实是后者。

紫薇渐渐地不再说话,只如玩偶一般,安静乖巧的接受千机的食物。

好不容易豁出命救起来,那人却在自己的照顾下一点一点沉沦消散,沦为行尸走肉。没有比这更绝望了。

“紫薇,出来吃饭了。我做了个棋盘,一会儿下盘棋吧。”

“我不会下棋。”紫薇淡淡道。

“我可以教你。”

“不想学。”

“很简单。”千机坚持。

紫薇看了他一眼,低头咬了一口桂花糕,一股清香在唇齿间蔓延,但紫薇的表情却没有任何波动。

“木屋也是你建的?”紫薇突然问。

“是。”千机道。

紫薇又看了一眼千机新做的棋盘。

“手真巧。”

“都只是略懂皮毛……”

“别为了我做一些没用的事,不值得,”紫薇道,“还是想想自己如何出去吧。”

千机想说的话被硬生生梗入喉头。半晌,才又挤出一句话。

“不必急着出去,和你一直在这里也挺好。”

紫薇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着千机。

他站起身来就要走。

“真的不学下棋吗?”千机试图挽留。

紫薇没有说话,转身往木屋走,用行动拒绝了千机。

千机叹了口气。

然而这次他没有就此作罢,而是伸出一只手抓住了紫薇的手腕。

“那既然你伤好得差不多了,我们来比剑吧。”

紫薇被手腕处突如其来的温热吓了一跳,随即转头冷冷道:“不必比了,你赢不了我。”

“这可不一定,”千机低叹一声站起身,“我这辈子还没有输给过谁。”

不知为何,紫薇似乎被这句话刺激了。

“那好,就让我来打断你的连胜,告诉你什么是失败。”那双黯淡无生气的紫瞳突然又迸发出凛冽的杀气。

千机松了口气。还好,这世上还有事能激起紫薇的兴趣。

12.

剑起星落,紫光如虹。

千机伞拉横一挡,伞骨的纹路牢牢锁住软剑的攻击,发出金属的铿锵声。

然而紫薇软剑纵然快,千机伞更快。紫薇招招被死死防住,从来没见过如此难缠的对手。

千机每一下都同他硬碰硬。这种心高气傲的年轻人他见得多了,最后下场无非都是剑损人亡。

速度快又如何?正所谓刚则易折柔则长存,无论兵器或是武功招式具是如此。

“哐当。”伞骨裂开,防御破了。

“你输了。”紫薇冷笑一声,软剑直取千机要害。

千机没有什么情绪波动,而是淡定地收回断裂的伞架,侧身一避。千机伞在空中迅速变了变了个型,紫薇还没有看清楚,千机就伴随着几声“笃笃笃”侧身弹入空中。

紫薇根本收不住攻势,重心前倾。

千机瞬间跃至紫薇上方,千机伞瞬间又变了个形态,狠狠地敲在软剑的剑柄上。

紫薇虎口剧痛,瞬时软剑脱手。

矛形态的千机伞指着紫薇的脖子,而紫薇武器脱手,毫无还手之力。

“你杀了我吧。”紫薇哑着嗓子。

千机摇摇头,收回了手。

沉默了半晌,紫薇率先开口。

“刚刚那是什么?”

“枪,一种未来的远射程火药类武器。对不起,我本不该用它,这是作弊。但刚才情况危机,只好用它辅助跳开。”千机道,“所以我们这次是平局。”

“就算是未来的武器也是你自己的武器,和作弊沾不上边,”紫薇咬牙,“是我输了。”

千机还想说什么,但紫薇没有给他机会。

“下次赢的人会是我,我们来日方长。”

13.

紫薇又活过来了。

他的日常除了吃饭睡觉新增添了一项,就是和千机伞比武。

千机发现自己竟成为紫薇的动力,内心十分欣慰。

感谢上天赐予紫薇对强大力量的渴望,若没有如此,千机真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纵使紫薇次次都输,他也没有因此气馁,反而比以前更有活力。就连千机切菜的时候,都觉得紫薇在盯着自己的伞看。

“你可以拿去看的。”千机哭笑不得。

“真的?”紫薇已两眼放光,却还要故作矜持。

“自然,不过你要答应今天和我去山里采些野果。”

紫薇权衡了一下,慎重的点头。

他捧着千机递过去的伞,像一个拿到新玩具的小孩,两眼放光的抚摸着,无声的赞叹着。千机背过去笑了,紫薇这辈子,怕是根本没有孩子气的机会。

因为已经承诺了要和千机进山,尽管紫薇极不情愿,还是只能跟着去了。

“把你的披风也解下来,山里可能会不方便行动。”千机一边解自己的斗篷一边道。

紫薇在原地磨蹭了半天,却没有动。

“怎么了?”

紫薇还真不知道自己的披风怎么解,以前都是由他的主人代劳。

千机看出了他的为难,转身帮他。

解开金色冕旒样式的环扣,将绸缎似的紫罗兰披风拿下,里面是印着北斗七星的内袍,紫薇颀长的身材毫无遮拦显露了出来。

高贵冰冷的气场,完美的身材比例,俊美的面容,却只可远观不敢亵玩,怎能让人不心痒呢?

千机不动声色吞咽着口水。

“先说,就这一次,以后我不去了。”紫薇冷冷道。

“行。”

14.

“那个有毒,不能吃。”紫薇出声提醒。

“可是我以前经常吃。”

“你吃的是人为栽培的,不一样。这种野生果实天生带毒,吃多了会让人内腑,损人功力,可作为一种慢性毒药的原料。”

紫薇一口气吐出了这么多话,语气里明显带着不耐烦。

“那我该怎么分辨一个东西有毒还是没毒?”千机问。

紫薇没再回答,默默走着自己的路。

千机叹了口气,看见树边张着一片鲜艳的蘑菇,伸手去拾。

“别碰。”紫薇突然啪的一声打掉千机的手,“你想要你的手整个烂掉吗?”

“有毒?”

“这种色泽鲜艳的菌类十有八九都有剧毒,年轻人,有点常识好吗?”

“嗯。”

千机盯着自己被打得泛红的手背,觉得火辣辣的,移不开眼。

刚才紫薇碰了他的手,尽管是靠打的,但毕竟是碰了。

紫薇没察觉到千机的异样,继续向前走。

“紫薇。”千机道。

紫薇没有转头,只是脚步微顿。

“有没有人说过,你很温柔?”

紫薇像是听到了什么惊世骇俗的话,猛得转头,眼里盛满了惊愕,像是看怪物一般看着千机。

“总之,谢谢。” 千机道。

紫薇别过头,似乎在压抑着什么。

但他终于还是没有开口。

“走吧,”千机迈步,“去弄点蜂蜜,我上次看见那边山坡头有一个玉蜂巢。”

“好远……”紫薇小声抱怨。

“反正你就出来这一次,活动活动腿脚吧老年人。”千机道。

15.

玉蜂的蜂浆橙黄粘稠,在阳光下反着金光,璀璨至极。

甜甜的清香弥漫在空中,千机摘下一片被露水滚过的树叶,蘸了一点蜂蜜递到紫薇面前。

“尝尝?”

“不用。”紫薇嘴上拒绝,手却十分不争气地接过了叶片。

他还是没忍住,伸出舌尖舔了一下,清甜直接融进了心里。

“你到底是在搞什么。”紫薇突然说。

“我以为你从知道我和你一起跳崖起,就明白我在想什么。”千机专心掏着蜂蜜,淡淡道。

半晌,紫薇才开口,声音略带嘶哑。

“你会失望的。”

“我已经很满意了。”

“就算我迟早会杀了你吗?”

“你不会杀我。”

千机盛完蜂蜜,转过身。

“走吧,回去给你冲蜂蜜柚子茶。”

16.

千机做的东西真的很好吃,不知不觉,紫薇竟然开始期待起明天。

明天千机又会做什么?香辣兔腿,蜜香烤翅,牛奶鲫鱼汤?

上次喝的桃花酿很不错,桂花露也很受青睐。

紫薇竟然渐渐开始习惯这种无忧无虑,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。

千机看在眼里,喜在心里。

他恨不得一辈子都这样,伺候这个浑身都是刺却口嫌体正直的小祖宗。

“要学棋吗?上次做的棋盘我还收着。”千机道。

酒足饭饱后的紫薇沉思片刻,道:“行,学不会别怪我。”

千机欢喜的拿出棋盘,手把手教紫薇下棋。

紫薇蹙着眉,虚心地学着。

千机觉得,认真的紫薇也是如此好看,恨不得立刻把他揉进怀里。

可毕竟还没到那一步,现在的紫薇虽然打开了心门锁,但也只是微开了一条缝,让千机可以勉强窥视内里。

千机认真的教着,他觉得自己这辈子说话都没有如此温柔过。

很快,千机和紫薇就能对弈了。

纵使紫薇是新手,也偶尔会赢个一两回,比比剑的战绩稍微好点儿。

“下次一定赢。”

17.

都说如果白天用脑过度,是夜必定多梦。

经过多次对弈的折磨后,千机果真又做梦了。

这是他误入这个世界以来不知第几次做噩梦。

他梦见叶修拿着却邪,一矛捅穿了他的身体。

梦里的叶修冷笑:“废物。”

梦里真切的剧痛似乎穿透了他五脏六腑,千机一个机灵惊醒了过来。

他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喘着粗气,冷汗已湿透了他的前额和后背。

静谧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入了房间。千机披上外套,起身去外面散步。

然而草坪上已经坐了一个人。

“做梦了?”

紫薇虽然是在询问,语气中却没有一丝疑惑。

千机并没有惊异紫薇为何此时此刻还在外面赏月,径直走过去坐在紫薇身边。

紫薇的长发在月色下妨若薄纱,这个身影让千机感到莫名的熟悉,仿佛认识已久。

紫薇淡淡扫了千机一眼。

“讲讲你的梦。”

“我梦见我被我的主人用他以前的武器捅穿了。”千机平静道,“然而我到这边之后,丧失了大部分的记忆,我无法判断我的梦是真还是假。”

“然而只要我一睡着,就会陷入梦中。梦里我似乎再寻觅这什么,有好像在逃避这什么。”

”梦中只有无尽的黑暗,没有尽头。我很担心自己就此沉沦与梦境深处,再也无法离开。”

紫薇冷冷道:“那些只不过是你内心深处的恐惧。”

紫薇软剑的话让千机无力反驳,说什么都显得自己像是一个懦夫。

“我一直以为那些事来自于我所失落的记忆。”

“哦?,”紫薇似乎是在嘲笑,“你觉得你的主人会亲手毁掉你?既然如此,你有为何在这里与我进行毫无意义的交谈,而不是重新回到你梦中寻找你那失落的记忆?”

紫薇的语气很冲:

“你所寻觅的,正是你所逃避的
。而你的恐惧,正是你口口声声说想要寻回的过去。”

紫薇转过头来,凝视着千机的棕色瞳孔。

“承认吧,你在自己的逃避过去,逃避过去的一切。”

然而千机却并没有生气,反而淡淡的反问:“你不也一样吗紫薇,所以你才会封闭自己,拒绝所有人。”

紫薇软剑转过身去,随背影传来的话如月色一样清冷。

“够了,我无需向任何人解释自己的过去。”

“如果你想了,我随时欢迎。”千机轻轻从背后捻起一缕紫薇的银丝,在手中把玩。

紫薇眼里有什么闪烁了一下,大约是月光如水。

18.

紫薇的梦其实很简单。

他总是梦见他把自己最信任的人杀死,用各种方式。

以前是独孤求败,现在换了一个人。

那个人白天无时不刻都在他眼前晃,到了晚上也频频光顾他的梦。

紫薇白天一看见千机,脑中就浮现出梦里他浑身是血死无全尸的样子。

到底是谁的心病更重?

千机觉得紫薇已经盯了他老半天。奇怪,这人不看棋盘看我干嘛。

“该你下子了。”千机出言提醒。

紫薇放下手中的棋子。

“我不玩了,回房歇息会儿。”

千机察觉到他的异样,后悔起昨晚和紫薇说的那些话。

“别跟来。”紫薇看见千机起身要追上自己,回头冷冷道。

千机只好呆愣在原地,看着木门在眼前合上。

紫薇一进木屋,就觉得脑中剧痛,倒在床上睡了过去。

不知睡了多久,响起了一阵敲门声,紫薇幽幽转醒。

“醒了吗?”门外的人问道,“我给你熬了银耳汤。”

“别进来!”紫薇揉揉发疼的太阳穴,命令道。

“为什么不能进来?”门外的人忽然笑了,门吱呀一声开了。

千机侧身走了进来,手里端着个木碗,木碗里还有热气旋转上升。

“这银耳还是我刚从后山挖来了,新鲜。”

“不是说了不能进来吗?”紫薇突然觉得大脑一阵尖锐的剧痛,抱着头蜷起了身子。

千机立刻察觉了紫薇的不对。

“紫薇,紫薇你怎么了?”千机担心的快步上前,随手把碗放在床头柜上,“你怎么样了?你的眼睛好红……”

“我怎不怎么样管你什么事!”紫薇咬紧牙关挤出一句话,嘴唇被咬得出了血。

千机沉默了。

“不管我的事?呵,行,不管我的事。”千机突然冷哼一声,往后退了一步。

“你以为我当时为什么会随你一同跳下悬崖?你当你真的有那么大的人格魅力吗?要不是知道你是独孤求败的剑可能会有出五剑之境的线索,我为什么要腆着脸跟着你……”

紫薇难以置信的艰难抬头,却看不清千机的表情。

千机冰冷的话如刺刀一般一下下割紫薇的心。

“你说的……是真的?”

“难道还有假?”千机冷哼,“我以为我照顾了你这么多日,你好歹也有一点表现,结果一点情报都没捞着,还得跑来吃你的冷脸。”

“现在看来,你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利用价值了,废了吧。”

紫薇看见千机举起黑洞洞的枪口,对着自己。

空气仿佛凝滞了。

“不……”紫薇嗫嚅,“这不是真的……果真……这世上没有什么情意可言吗……”

“那种东西根本不存在,”千机冷笑,“我以为你早知道了。”

“骗子……”

紫薇空洞的双眼突然爆发出一股凛冽的杀意,他抓起旁边的软剑。

“骗子!!!!!”凄厉的怒吼滚出喉咙。

软剑霎时前刺,将面前人捅了个透心凉。

“你就如此对待你的救命恩人?”千机看了眼穿胸而过的剑,嘲讽道。

紫薇终于看清了他的脸。

两股赤红的血从他眼里漫出,蜿蜒而下,漆黑的木屋里显得尤其恐怖。

千机露出了一个鬼谲的笑容,那双眼睛泛着红光。

“啊!!!!!!”

19.

紫薇惊叫一声,从床上猛的坐起。

熟悉的窗,熟悉的木屋,自己的手上湿滑黏腻,却是冷汗,不是鲜血。

是个梦。

紫薇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他真的好久都没有做过如此逼真的梦了。

突然,敲门声响起。

紫薇猛的抬头。

“醒了吗?我给你熬了银耳汤。”门外人道。

紫薇瞳孔骤缩,近乎发疯似的大喊:“别进来!”

“为什么不能进来?”门外的人似乎不解,笑着打开木门,侧身走了进来。

那身影似乎要与梦中的重叠,恐惧漫上神经,紫薇听见了自己失控的心跳声。

“别过来了……”

“这银耳可新鲜了,我刚从后山挖来的。”千机笑眯眯的说,手中捧着的木碗还冒着袅袅热气。

“啊!!”紫薇突然爆发出一声短促又惨烈的尖叫,“别说了别说了别说了……”

他蜷起身子,将头埋进被子里。

“紫薇,你怎么了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千机快步向前。

他随手把木碗往床头柜上一放,木头与木头碰撞发出一声细微的闷响,却惊得紫薇一个机灵,惊恐的抬起头。

“紫薇?你的眼睛……好红。你怎么样了……”千机继续向前,似乎想用手捧住他的脸。

紫薇往后一躲,手抓住了软剑的剑柄。

“我怎不怎么样管你什么事……”紫薇绝望的说出了这句话,似乎用紧了所有力气。

“不管我的事?”千机皱眉,迎上去搂住紫薇脱力的身体,“怎么不管我的事,我……”

千机突然觉得胸口凉凉的。

低头一看,自己的胸上插着一把剑。

紫薇眼神空洞,双手颤抖,就这么把软剑刺入了他的心口。

剧痛被震惊的情绪压制着,这才丝丝显露了出来。

千机兀自吐出一口鲜血。

“紫薇……你……你怎么了?”

他尽量使自己搂住紫薇的手保持住,可渐渐力不从心,两只手臂都软了下去。

紫薇失去了温暖的怀抱,这才突然惊觉自己干了什么。

“我做了什么……”紫薇满手是血,“……千机……天哪……”

千机的意识逐渐模糊。

他很想将如此惊慌的紫薇楼进怀里,告诉他自己没事,告诉他不必惊慌。

可胸口的剧痛已使他说不出话来。

最终,他只能勉强扯出一个温柔的微笑,闭上了眼。

20.

千机醒来的时候,花了好久才想起自己是谁。

就像去黄泉路上走了一遭,刚喝下孟婆汤,却又被告知命不该休,强行塞回了人世间。

千机低头,发现自己的创口已经上了药,用绷带整整齐齐缠绕。

紫薇呢?

千机挣扎着想坐起来,木门却在这时开了。

紫薇走了进来,端着一个木碗。

“你醒了,”紫薇道,“正好,我给你换药。”

紫薇上前,娴熟地解开千机的绷带,将淡绿色的草药膏抹上。

他的手很稳,指尖却颤抖的厉害。

“对不起,让你担惊受怕了。”千机道。

紫薇摇了摇头:“我欠你一条命。”

紫薇重新为千机缠好绷带,起身离开。

千机突然捏住了他的手。

两手相触,都冰凉无比。

“后悔了吗?”紫薇冷冷道。

千机摇了摇头。

“你不必自责,如果愧疚的话,就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,我帮你解开你的心结。”千机认真的说。

紫薇垂着眼眸,似在竭力忍着什么。

“你,究竟是为何……”

“唉,”千机叹了口气,“如果我不说你就不知道,那我还是明明白白告诉你好了。”

“因为我喜欢你,爱你,心悦你。”

紫薇感觉有什么抓住了他的心脏。

“你是个温柔的人,”千机道,“你冰冷外表下有颗柔软的心。”

“我从来不后悔我随你一起跳下来的选择,”千机继续道,“我也从来没有打消过要和你永远在一起的念头。”

“我知道你不会伤害我,所以之前一定是出了什么意外。”

“如果你的前半辈子孤独一人行走与黑暗,那么请允许我擅自将你拖进我的世界,在光明的地方度过余生。”

“让我守护你。”他诚恳的说。

紫薇摸摸自己的心口,仿佛那千年冰石,也终究是给人捂热了。

他眼里滚着晶莹剔透的泪,一双紫眸罕见的脆弱迷茫。泪水打了两转从他眼里跑了出来,跌落在他们的手背上。

故作坚强的最后心防终于被冲开,一直被封闭的情感汹涌而出,一下子溃不成军。

千机伸出一只手,用拇指拂过他眼角。

紫薇握着千机的手蓦然收紧,半晌才放开。

他弯下腰去,小心的抱住千机,像是抱住了一件易碎的心爱之物。

“我的脾气很不好……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暴躁时可能会打人……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什么都不会做……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……”

“嗯……即便如此,我还是非你不可。”

千机捧着紫薇的脸,轻轻在他的嘴唇上碰了一下。

紫薇颤抖,却没有躲开。

“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。”紫薇道。

21.

“所以,独孤求败错杀了义士,还要将责任推在武器身上,谈何大侠风范,”听紫薇讲完往事后的千机愤愤不平,“那些年你一定过得不好。”

“其实还行,”紫薇揉揉发红的鼻子,“我被弃入山谷后就毒蟒吞进腹中,摸爬滚打几十年最终被君子剑找出来了。”

紫薇突然笑了起来。

“当时君子剑的表情可搞笑了,他一直在纳闷儿为什么自己砍不断这条蟒蛇,结果最后剖开蟒蛇肚子才发现了我。”

“从此我就自带剧毒,百毒不侵了。”

千机看着紫薇轻松的模样,心里微微生疼。

要是我能早些遇见他该有多好,千机想。

“好了这下你也知道我的故事了,满意了?”紫薇笑着抬眉。

千机把头埋在紫薇的银发里蹭了蹭:“那你想听我的故事吗?”

“嗯。”

千机开始回想起自己在荣耀大陆的那些日子,娓娓道来。

紫薇听得入了迷。毕竟对于老古董来说,未来的高科技可是无比吸引人的呢。

“你想回去吗?”

“当然,但如果你在这里的话,我会选择留下。”千机道。

紫薇怂了怂鼻子。

“好了我去准备晚饭了,”他起身,“你也会被我锻炼得也百毒不侵。”

千机撇撇嘴:“那就拜托你了,别把这里炸了就好。”

22.

千机也享受了几天神仙过的日子。当然,除了吃的东西太惊世骇俗了之外。

“将就吃!没有其他的了!”紫薇自暴自弃的将木碗递给千机,里面是一坨坨黑不溜秋的不明物体。

千机觉得,自己已经锻炼出了一个铁打的胃。

可怜的他只能自我催眠:媳妇儿做什么都好吃,媳妇儿做的东西是一定要吃下去的……

“那么望着我干嘛?!”

“……”

“怎么不回答我?不好吃吗!”

“没有没有好吃极了,我这不是感动的说不出话来了吗……”千机含着泪。

“哼。”

23.

待千机的伤彻底好全了,紫薇才允许他下床。

不知不觉,他们已经在这里待过了半载。

整日有嘻笑打闹,也有对弈比武,就似已经在一起生活了许久。

“我又赢了。”紫薇扬起下巴,负剑而立。

“两百二十五战三胜,挺不错的继续加油。”千机笑道。

“等到赢了你一千次后看你还笑得出来!”紫薇哼了一声,转身背对着千机。

千机走上前去将他揉进怀里,虔诚的亲吻了紫薇银色的发顶。

我们,来日方长。

时光荏苒,岁月静好。

24.

我是千机
对于过去的日子,总归是有些怀念的
但当下更重要的
是要守护好身边的人

我是紫薇软剑
所谓刚则易折柔则长存
无论兵器或是武功招式具是如此
至于后来的事
现在多半也是无人知晓了

25.

冰雨好不容易爬上岸,浑身湿哒哒的,仿佛冷风一吹就能结冰。

“阿嚏!”

真是流年不利。

自从和千机走散了之后,就没遇上啥好事,就在刚才,冰雨失足落下了悬崖,跌入寒泉,被暗流裹携着到了这个地方。

可这里偏偏美得不可收拾,简直就像世外桃源。

“要是之后有机会和千机汇合之后一定要拉他来看看这里,强迫他怀念起被初中课文所支配的恐惧……”冰雨念叨着。

冰雨一直在寻找能离开这个世界的方法,就在前不久,他找到了。

那个方法虽然有点暴力,但很有效。

五剑之境是由独孤求败曾经的佩剑等支撑起的,若是破坏掉一剑,掏出他心脏中的魂石,空间出现裂缝,他们遂可离开。

现在冰雨面临的问题是,一,他还没遇到独孤求败的剑,遇到了他也不能确定能杀了对方,二,他还没和千机汇合。

突然,冰雨看见不远处有人影晃动。

天哪,这里居然有人!

他隐匿了声息摸索了过去,发现一个银发男子蹲着,正采着蘑菇。

哟,这张脸冰雨可熟悉了,不就是大街小巷里贴的通缉令吗?紫薇软剑,一级罪犯。

运气真是太好了。这人还是独孤求败曾经的一把臭名昭著的佩剑!

而对方似乎没有携带武器,真是大好的机会。

冰雨摸准时机,翻身而上。

飞鸟惊散。

千机正在屋里嗑瓜子。

紫薇去山里采蘑菇了,因为他嫌弃千机连毒蘑菇都辨别不出来,去了只能拖后腿,于是把千机一个人晾在了小木屋里。

千机撑着脑袋,开始担心昨夜的翻云覆雨过后紫薇的腰是否还酸痛。

一会儿等他回来了,还是自觉给他提供一些免费按摩吧。

千机嘴角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。

正当他痴傻的盯着屋门口的时候,有个人走了进来。

千机起身去迎接,但当他看清来人之后,表情更加痴傻了。

对方也一脸震惊。

“冰雨!”“千机!”

旧友重逢,直接就是一个拥抱。

“你怎么受伤了?”两人分开后,千机看见了冰雨身上的伤痕。

“刚才杀了个人,对方反应太剧烈了,就……”冰雨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。

“诶,世界上还有比你更快的剑吗?连你也会受伤?”千机感叹,“啧啧啧,你瞧你这里还有牙咬的血印,对方是狗吗?”

“可不是吗,”冰雨无奈,“我看对方没带武器,以为很好对付,没想到却难缠的很。我都砍掉了他的四肢他都还能用牙来咬我,执念真强……”

“算了,别说这么血腥的事影响心情。话说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,我以为我们再也见不到了。”千机道。

“我是无意中进来的,全靠缘分啊大兄弟……哦对了,我找到可以回去的办法了!我们现在就回去吧!”

冰雨摊开一只手,血淋淋的掌心中,躺着一颗紫色的,比水晶还璀璨的魂石。

千机突然觉得心脏被抓了一下,一股难以遏制的痛苦涌上心头,令人窒息。

他不知道这突如其来的情绪是怎么回事,只能姑且归结为血腥味太浓裂,皱起了眉。

“那个……冰雨,我想你只能一个人走了。”

“为何?”冰雨很诧异。

“因为我已经在这边讨到了老婆,我想和他在这里一直生活下去。”

冰雨愣了两秒,突然猛烈的拍起了千机的后背。

“不错呀兄弟!这才多久就把良家妇女拐到手了!嫂子人呢?”

“大概一会儿就回来吧。”千机一提起紫薇心里就漫上一股酥意,笑得满面春风。

“那好,我在这儿等嫂子回来,打个招呼再走。”冰雨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。

蝉嘶哑的扯着嗓子鸣叫,天空越来越低。

他们坐着等了大约两个小时,却没有人回来。

冰雨手中紫色魂石的光芒似乎逐渐黯淡了下去。

“不行,我想我可能得走了。”冰雨站起身,“这魂石可能久了就用不成了。你真的……不和我一起回去吗?”

“不了,”千机站起来给予了冰雨一个拥抱,“朋友,保重。”

“保重。”

冰雨最后深深地看了千机一眼。绚丽的紫光过后,冰雨消失不见了。

木屋中只剩下千机一人。

千机起身去准备晚餐。

紫薇若是采了蘑菇回来,那今天就做菌火锅吧,一定特鲜。

千机想着紫薇吃火锅时幸福的表情,露出了会心的微笑。

窗外的蝉似乎已经耗光了自己的生命,逐渐没了声息。

快回来吧,我等着你呢。

等你回家。

没有人回来。


En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完结撒花,我还是简单讲讲人设的问题吧。千机伞虽然是叶修的武器,但他和叶修终究是不同的个体,不可能有一模一样的性格。

千机在叶修刚进入荣耀时就被制造出来,但因为一些原因一直被尘封没有启用。后来退役的叶修重启君莫笑,用千机伞又一次缔造了辉煌。所以千机伞中隐忍,踏实,忍辱负重的气息是很浓厚的。

同时,千机伞能形态变化说明了他懂得变通,开明。作为叶修的武器肯定也有特殊的强大和骄傲。

再者,他一定性格温柔,善解人意,耐性好,才能明白叶修这个人整天都在想什么。

这样一来,就有了本文中的千机。

(叶修:孩子像你)
(苏沐秋:???)

至于紫薇软剑就不多说了,毕竟梦间集里已经交代的很详细。

最后,再备注一下:
序是梦间集里的剧情导语。
17是梦间集游戏里紫薇软剑和寻梦人的原剧情,我把寻梦人的角度改成了千机。
24里的两段话是梦间集里点击那两个角色会出现的语音。

最后的最后,撒花!!!*^_^**^_^**^_^**^_^**^_^*
请留下你们的心心和手手,欢迎评论
爱你们mua

评论(18)

热度(132)